乌鹊南飞

学习好难,生活好难
学习使人秃头。

开学长弧/

[和亦]守护甜心 • 中

*是的,上下我还写不完要搞个中
*五个月,我还没写完
*并且还那么短小
*严厉谴责自己
*下次更新依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06
半晌,宋居亦颤颤巍巍战战兢兢地问到:“你是谁?”

那个小人动了动,回到:“你猜?”
“……”
宋居亦沉默。
“你猜我猜不猜?”
“那你猜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额猜你猜不猜……好吧你赢了。”

“那你猜呀。”小人又开口。
这他妈让我怎么猜,妖怪吗。

“猜对有奖吗?”宋居亦小心翼翼地问到。
闻言,那小人突然露出了慈母般的笑容:“傻孩子,你怕不是活在梦里喔。”

我他妈也想我现在是活在梦里啊!!!
武当山最大脑洞奖、最佳新人写手奖获得者宋居亦,此时陷入了被未知力量支配的恐惧之中。

07
“其实吧,我是你的守护甜心,我叫子和。”

????
宋居亦一脸蒙逼:“不是等等,你说你是啥???”

“守护甜心啊。”
那是什么??新物种吗??宋居亦张口,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不明白。怎么说呢,就像每个孩子心里都装着一个梦想,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丝执念,今生今世挂记心上。执念未了,则魂魄不消;之于你们修道之人,我想你应该明白,执念不消,则无以得证大道。执念过强则生心魔,心魔既生,轻则道心不稳,重则走火入魔。”见宋居亦低头不语,他绕了个圈飞到宋居亦身边,“可以说,我就是因你的心中的执念所诞,是你内心想要成为的,理想中的自己。”

08
郑居和发现他的四师弟最近有些奇怪。
对着空气说话也就算了,其他行为也与平日有异。

举个栗子。

一般宋居亦说想喝酒,即使是真的想喝酒,也轻易不会去偷酒喝,一句话高度概括一下,就是有贼心没贼胆。一来闻道才埋的那些酒,不是谁都找得到的;二来酒香醉人,每次哪怕只是一小盅,给郑居和发现了也是一通罚,而小宋道长喝酒被大师兄发现的几率,就和进点香阁被蔡居诚骂出来的几率一样高。

但是最近不同了。

郑居和看着跪在自己面前满身还溢着酒香的宋居亦,深深感到作为一个老妈子大师兄的身心俱疲。
“这已经是这月以来的第三次了,居亦。”
宋居亦抬起头,张张嘴想要辩解什么,却被郑居和直接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按理说照你闯祸的前科,一月三次的频率也算正常。但是。”郑居和顿了顿,“今天才是这月的第五日。”

宋居亦张开的嘴默默闭上,复又低下头,盯着地板一言不发假装自己是空气。
郑居和以为宋居亦是在反省自己的过错,不对,是在为自己近来不寻常的行为找一个寻常的理由,便好整以暇地坐着,随手拿了本书翻阅,等着宋居亦开口。

宋居亦跪着很委屈,他偷酒的时候根本就控记不住他记几啊!!天晓得他只是起了个偷酒的心思,耳朵旁边就传来一声“形象改造”,然后等他回过神,他已经抱着酒罐子坐在房顶上喝酒赏月了。期间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身轻如燕地飘进酒窖再抱着一罐酒身轻如燕地飘出来,他能怎么办,他也很崩溃啊!
他很想向他的大师兄如实说明,可他亲爱的大师兄连他下了个蛋都不信,这一切离奇经历他又怎会相信?

宋居亦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恨不得从金顶上一跃而下以示清白,然而他现在连爬金顶的机会都没有。

“烦恼吗?悲伤吗?失望吗?想要改变现状吗?”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子和从宋居亦肩膀上飞到他面前,还没等宋居亦反应过来,就比了个奇怪的手势——“遵从你内心的想法吧!形象改造!”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这台词!我们冰雪聪明机智伶俐的小宋道长一听就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宋居亦:?????我日你妈了个飞天螺旋阿姆斯特朗回旋喷气式乌鸦坐飞机!!!我这半个月来受的苦原来全是你害的!!!!

宋居亦出离地愤怒了,但是现在,他除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起身走向郑居和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郑居和听见宋居亦起身的声音也很奇怪,他把目光从书上移到宋居亦身上,就见宋居亦三两步走过来衣摆一撩跨坐在他腿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腰,还把脑袋埋进了他的肩窝,轻轻地,像小奶猫似的,蹭了蹭。

郑居和惊得书都掉了。

09
“居……居亦?”是不是刚才语气太重了?

郑居和轻轻推了推宋居亦,没推动,于是他就放弃了。至于为什么只是轻轻地推……嗯。
可宋居亦不但没有松手,反而搂得更紧了。他埋在郑居和肩窝的头一偏,顺着郑居和的脖颈,凑到他耳边轻声又带有一丝委屈地喊道:“师兄……”

这一声师兄苏进郑居和骨头里了,郑居和怕自己把持不住,猛地扳着宋居亦的肩膀拉开了距离。
这时宋居亦刚好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四目相对,宋居亦脸唰地红了。
于是他跳下郑居和的大腿,一遛烟跑了。

郑居和坐在躺椅上,顾不得捡掉在地上的书,也顾不得细思宋居易异常的行为,只觉得宋居亦毛茸茸的脑袋蹭的那一下和那一声师兄,像根小羽毛,在他的心尖上,轻轻地挠。

半晌,他眯了眯眼,复又扯开嘴角,挂上了大师兄的招牌式温和微笑。

10
昱日,宋居亦惆怅地坐在树下,唉声叹气。萧居棠刚好路过,一看宋居亦这样子,立马来了兴趣,嘿嘿一笑,心说这是有好戏可以看的节奏啊。于是他凑过去戳了戳宋居亦:“老四你有啥不开心的事儿吗?来,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宋居亦打掉萧居棠的手,翻了一个标准的白眼,表示不是很想理他。

于是萧居棠更来劲了。

半个时辰后,在萧居棠坚持不懈的软磨硬泡下,宋居亦终于幽怨地开口:“小棠啊,你说一个人想对另一个人亲亲抱抱举高高哦不是,是亲亲抱抱蹭蹭蹭,那这俩人应该的什么关系啊?”
“你好好想想咱俩写的那些话本,不管是亲亲抱抱举高高还是亲亲抱抱蹭蹭蹭,那俩人是什么关系?”

宋居亦僵住了,片刻后他踌躇地反问道:“师兄弟?”

“宋居亦猪脑子都比你灵光!”萧居棠发出来恨铁不成钢的声音,“什么师兄弟?!那是想上和想被上的关系!”
他慷慨激昂,语气郑重,仿佛在陈述一个世界上众所周知的真理:“邱师兄和蔡师兄的情谊,能叫师兄弟吗?!”

“嗯?”

“……”萧居棠的声音戛然而止。
“邱师兄我错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和宋居亦正在卧槽宋居亦你人呢!!!”

那一天,萧居棠再次想起了被嗯嗯师兄的斩无极支配的恐惧。

[和亦]夏天

郑居和×宋居亦
现代paro
非常短小的一篇
算是热到融化的脑洞
上车吗,我刹车技术贼六
真的

热。
窗外传来声声聒噪的蝉鸣,太阳毫不吝啬地释放着光和热。宋居亦穿着背心和裤衩子,叼着跟冰棍毫无形象可言地躺在地板上吹电风扇。直到躺着的那一块瓷砖被捂热乎了,他才勉强动一动,滚到另一块去。
家里的空调坏了,维修工要明天才能来。

夏天,空调坏掉的人家总是特别多。宋居亦惆怅地想到。

邱居新和蔡居诚为了躲避高温手牵手去有空调的远方约会了,他们走时曾贴心地问过宋宝宝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避暑,然而宋宝宝捂住了他的眼睛悲伤地表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我不想让我的心灵密不透风,你们走吧。

然而现在他后悔了。去他妈的心灵窗户,你们的好爸爸快要热死了。
宋居亦不断地在地上翻滚,电视机里放什么他早就热得无暇顾及了。他绝望地把背心脱了,又去冰箱拿了根冰棍,觉得自己迟早被这天气逼到遛鸟。

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骤然想起,宋居亦心想这俩闪光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又想到自己现在这幅模样要是被蔡居诚看见了他怕是连电风扇都要被邱居新没收,于是连忙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背心,却听见头顶上传来郑居和的声音:“居亦?怎么就你一个人?”末了,顿了顿又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宋居亦一听是郑居和,干脆又把背心脱了,扑到郑居和脚下抱着他的腿就开始嚎:“师兄啊呜呜呜呜呜家里空调坏了小棠去上补习班了二哥三哥抛下我缠缠绵绵到天涯去吹空调了我的命好苦呜呜呜!”

郑居和一听这解释哭笑不得,好说歹说把宋居亦扒拉下来哄到沙发上坐着,刚想给他套上衣服便遭到了无情的拒绝:“我不!我真的快要热死了……师兄你都不热的吗?”
郑居和笑眯眯:“心静自然凉。”
事实上,你要是再不穿衣服我就得去冲冷水澡了。郑居和心想。
少年人还未发育成熟的身体赤裸裸地暴露在燥热的空气中,被热气熏得浮上了一层薄红。宋居亦身为级草,偶像包袱还是有一点的,身材虽纤瘦,但该有的一样不少。一层薄薄的肌肉让他的身体看上去更加匀称。

宋居亦被郑居和盯得有些不自在,又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头栽倒在沙发上问郑居和:“师兄你出差不是明天才回来吗?”
“昨天把事办完了,自然今天就提前回来了。”郑居和起身,想尽快离开这里,他怕呆久了控制不住自己,宋居亦还小,他想再等等。“我去整理下行李。”
谁知两步还没走出去,衣摆便被身后人抓住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带着委屈的抱怨:“唔……师兄我头疼。”郑居和这是才看见垃圾桶里塞满了冰棍的包装袋,不由得有些生气地转过身质问道:“你吃了多少根了?!”
宋居亦含着冰棍用他被热气融成一团浆糊的脑袋苦苦思索:“六根……还是七根?记不清了。”他一抬头看见郑居和的笑容渐渐恐怖,心虚地又小声辩解了一句:“那什么,炎热使人神志不清。”
郑居和被气笑了。好一个炎热使人神志不清。
他把宋居亦嘴里的冰棍拔出来,俯身压上热得冒烟的少年,对着那双肖想已久的红润双唇吻了下去。

“炎热使人神志不清,这可是你说的。”

                               

最后还是去冲了冷水澡。
郑居和:居亦他还只是个孩子

END吗?也许吧_(:з」∠)_

武当山五壮士

我大概是脑子不太清楚了ԅ(¯ㅂ¯ԅ)

      五位壮士屹立在武当山顶峰,眺望着华山逃债退伍远去的方向。他们回头望望还在向上爬的武当弟子,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一个华山师兄激动的说:“师弟们,我们的任务胜利完成了!”说罢,他把那张从武当弟子手里夺来的欠条撕碎了,然后走向金顶顶,像每次发起逃跑口令一样,第一个纵身跳下金顶,华山师弟们也昂首挺胸,相继从金顶往下跳。武当山上响起了他们壮烈豪迈的口号声:
    “打倒武当资本主义!”
    “华山欠债党万岁!”
    “我们华山弟子凭本事借的钱为什么要还!”
     这是英雄的华山弟子坚强不屈的声音!这声音惊天动地,气壮山河!

刚入门的武当小师弟:师兄那是什么?
武当师兄:……欠债不还逃债的华山弟子。下次见到绕着走就行。
师弟:那要救吗?
师兄:不用,让他们趴着吧。

[和亦]守护甜心 • 上

*神经病脑洞
*看题目就应该知道这是多么个丧心病狂的产物
*和亦实在太冷了自割腿肉x
*作业还没写完,冒着生命危险写文x
*哈哈哈哈哈有病,慎入
*欧欧西预警

00
"All kids hold an egg in their soul."
"The egg of our hearts,
are would be selves,yet,unseen"

01
熹微晨光透过窗棂照进房间,在地上投下斑驳光影,几声莺啼被和风送进室内,打了个卷儿又传向远方。雕花木床上的一个小包微微颤动,躺在床上的人皱了皱眉,睁开了眼睛。

宋居亦神情呆滞地看着床顶,显然还没从昨晚的梦境中清醒过来。

那讲的是哪门子鸟语,为什么自己一个音都听不懂?为什么还有一个蛋浮在空中?难道他妈对它的期望是长大变成飞鸡吗??这样的梦有什么意义???

宋居亦很迷茫,思绪如同脱缰的野马在青青草原上驰骋,过了一会才带着怀疑江湖的态度地坐了起来,掀开了被子……

然后惊得一个趔趄摔下了床,顺便碰翻了床前的案几。

巡山的弟子正巧路过宋居亦的房间,就听见里面一阵“乒哩乓啷”的声响,随后是宋居亦“嗷——”的一嗓子。
小宋师叔真是年轻,大清早就那么有精神。
巡山弟子赞叹道。

刚摇头准备继续巡山,就又听见“碰”的一声,只见宋居亦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赤着脚跑了出来,一路狂奔在他面前绝尘而去。

巡山弟子:???

02
宋居亦一路撒丫子狂奔,跑到了郑居和屋前,也不管里面有没有人在,直接推开了门闯进去,撑着膝盖直喘粗气。

郑居和搁下手中的笔,看着宋居亦狼狈的样子,微微笑道:“这是怎么了?把你急成这样。”

宋居亦是郑居和一手带大的,所以遇到这么大的事儿宋居亦的第一想法就是跑来找郑居和,这让他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而郑居和虽然知道宋居亦性格随意开朗,偶有几次衣服没穿整齐就去上早课,被邱居新一通紧盯,却也是第一次见他这般衣冠不整的模样。

里衣本就不是系得很紧,在宋居亦的一通折腾下领口大开,肩头半露,精致的锁骨在未经打理的长发
下若隐若现。脸颊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飞上几缕薄红,几滴汗珠顺着脖颈滑入领口,叫人不禁想入非非。

郑居和轻咳一声,移开了目光,开口声音依旧柔和,只是有几分沙哑:“师弟别急,慢慢说。”
宋居亦却是等不及了。他一把拉起郑居和,直把人往他房里带,路上倒是带着哽咽地开口解释了一句:“师兄,我……下了个蛋……”

郑居和:???

郑居和觉得自己的笑脸面具有了一丝裂缝。

03
宋居亦把人带到了屋里,指着床上那颗莹白的、上面画着个心的蛋对郑居和哽咽道:“师兄你看!”

郑居和顺着宋居亦的手看去——
什么也没有看到。

然而宋居亦一直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听声音像是快要哭出来了:“我昨天晚上做梦梦见了颗蛋,今天早上一起床就看到他在我腿中间……师兄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郑居和再仔细一看,床上仍旧什么都没有。
他皱了皱眉,宋居亦虽说平日调皮捣蛋跟萧居棠在一起更是无法无天,却从来没有摆过这么大阵仗,演的这么逼真过。

于是他开始思考是自己眼睛出毛病了还是宋居亦脑子出问题了。

宋居亦发现他的师兄自从进来后就一言不发,也渐渐安静下来,小声问道:“师兄……?”
郑居和看着宋居亦那一副可怜兮兮
的样子,终是不忍心告诉他这个残忍的事实,只好说道:“此事我会禀报掌门,从长计议。”

其实他也存了个心思,若宋居亦真是在捉弄他,听到禀报掌门应该会原形毕露了才是,而此时宋居亦眼里却迸发出了希望的光芒。
郑居和心中咯噔一下,叹了口气:“你先穿戴整齐,去上早课吧。别想太多,万事有师兄在呢。”

宋居亦点了点头,心里因为郑居和的话而充满了安全感,饱含热泪地目送着郑居和心情沉重地离开。

04
纸终究包不过火。

到了下午的时候,几乎整个武当都知道了宋师兄今天早上衣衫不整地跑进了郑师兄房里,然后又把郑师兄拽进了自个儿房里,最后郑师兄挂着沉重的笑容踏出了房门。

一时间各种八卦传得飞起。
什么宋师兄色诱郑师兄但是郑师兄把持住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啊、什么宋师兄借此引起郑师兄的注意啊等等,以至于各个弟子路过宋居亦房前都要意味深长地瞥上一眼。

只有睿智的萧居棠知道,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一颗蛋。

刚开始听郑居和说宋居亦下了一颗蛋的时候,萧居棠的内心是拒绝的。
因为他实在是接受不了如此一个狐朋狗友一夜间由哺乳动物变成了卵生动物,并且还承担了雄性生物所不能承担的生命之痛。
他简直要为此而感动落泪,于是他跑去找了宋居亦,在他面前哈哈哈了一下午。

宋居亦:友谊的巨轮翻了,再见。

萧居棠还知道郑居和满脸复杂地说过,他明明什么也看不见。
于是他怂恿宋居亦:“我看看你的蛋呗?”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颗莹白的上面还有颗红心的蛋。
萧居棠开始怀疑郑师兄的眼睛是不是出了毛病。

但是他很快发现了异样:“你怎么可以把蛋放在博古架上?”
宋居亦不解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萧居棠:“他还只是一颗蛋,需要母亲的关怀……你把他生了下来,为什么不放在自己怀里孵化呢?鸡妈妈都是这么做的,你太无情了。”

宋居亦:“……”
“滚,麻溜的滚。”

05
月上柳梢头,皎洁的月光如瀑般倾泻而下,宋居亦躺在床上,一头散落的黑发被月光染亮。
他满头是汗,嘴里胡乱地嘟囔着什么,隐约可以听见一两句不甚清楚的呢喃:“师兄……”

梦中是红鸾帐暖,烛影摇曳。郑居和压在宋居亦身上轻轻啃咬着他的锁骨,在上面留下一个暧昧的痕迹。
博古架上的蛋动了动。

宋居亦有一个藏了很久的秘密。

他喜欢郑居和。
那个把他一手带大的师兄。

喜欢他总是嘴角微微上扬的俊美面孔,喜欢他温和有礼的日常问候,喜欢他对闯祸的自己无奈而又宠溺的笑容……
宋居亦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只知道在不知不觉间,心里就满满的被郑居和填满。
但是他不敢说,他怕说了连如今无奈而又宠溺的笑容也离他而去。

宋居亦猛地睁开眼,大汗淋漓地喘息着,仿佛刚刚跑完了一个山头。他抬起手臂遮住眼,心中哀嚎一声。
再睁开眼时就与上方一个腰挂酒葫芦,手上执笔,长得与郑居和有六分相似的小人对上了眼。

一时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宋居亦感觉空气都安静了,他用力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却还是那副景象。
他艰难地咽下一声哀嚎,一个翻身把自己蒙进被窝里。

这一定是梦,睡一觉就好了。

他想。

        

                        —TBC—

霜兰套真是我梦中情香奈何我没有等级也不到_(:з」∠)_
对酒行-银鞍白马的妖暗香小哥哥了解一下?
求来个人让我意识到我玩的不是单机(ಥ_ಥ)
走在路上找人聊天都没人理我(ಥ_ಥ)
哭死(ಥ_ಥ)
真的我脾气不错的er就是手残QwQ
喜欢到处乱跑找NPC聊天经常飞轻功把自己卡到不知名的地方出不来(不是
ID唐无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各位旁友真的不考虑一下吗QwQ